自打第壹塊肉烤熟了

日期:2018-09-29 / 人气: / 来源:未知

鄧寶壹個勁的點頭,“v好吃!”
  自打第壹塊肉烤熟了,他的嘴外用催情藥 男用性藥 女用性藥就沒停過。
  因為獨家秘制的美味烤肉,這頓飯吃的還算和諧,大部分時間都是靳菁菁和鄧寶在說話,程樹和楚睿延則寡言少語的多,若沒有楚睿澤楚睿延兩個人說不清道不明的關系,在靳菁菁心裏,程樹和楚睿延都屬於外冷內熱的好人。
  程樹就不用說了,就算分手了,她也不能說出程樹壹個不好,楚睿延也是,雖然總是冷冷的,但是靳菁菁的耳機壞了,他會立馬買壹個寄到靳菁菁家,與錢財無關,這份心思讓人覺得暖。
  哎!
  靳菁菁真的很想問問,他故意接近自己到底是不是為了楚睿澤。
  吃的差不多了,靳菁菁提議,“我知道隔壁街有壹個很大的網吧,壹會我們包壹個電競房吧,我還沒有在網吧和人開黑過呢。”
  鄧寶積極應和,並且問楚睿延,“壹會直播……妳,妳能露臉嗎?”
  他想的很好,要是在直播中露臉了,那讓楚睿延去參加聯賽的可能性就比現在大太多了。
  楚睿延搖了搖頭,拒絕的很幹脆,“不好意思。”
  他的答案在鄧寶的意料之中,倒也沒有很失落。
  楚睿延結賬後,四人開車去了隔壁街的網吧,靳菁菁和程樹共乘壹輛,在車上靳菁菁皺著眉頭問他,“剛剛我說話妳怎麽都沒反應啊,妳是來蹭飯吃的嗎。”
  程樹看著後視鏡,尋找著停車的位置,“他剛才的意思不是很明顯了嗎。”
  “什麽意思?”靳菁菁問完,回憶了壹下楚睿延說的那壹只手都能數過來的話,眨巴眨巴眼睛,“世事難料?妳能不能說明白壹點啊,我想不通。”
  “有我在,妳不用想太多……況且,妳的腦子也裝不了太多想法。”
  他這句話的斷句實在耐人尋味。
  靳菁菁看向窗外,小聲的說,“對啊,我就是壹根筋,我叫筋筋。”
  程樹緩緩的將車停在網吧門前的停車位上,在要打開車門的時候,忽然笑了起來,“哦,妳說的是筋筋啊。”
  這反射弧……好長啊。
  靳菁菁猛地想到壹個腦筋急轉彎,“程樹程樹,妳知道金木水火土哪個腿更長嗎?”
  程樹回答的非常快,“火腿腸。”
  靳菁菁震驚了,“妳怎麽知道的?”
  “老掉牙的腦筋急轉彎。”
  “……”
  情人節網吧裏也是爆滿的,兩人先進去等正在停車的鄧寶和楚睿延,靳菁菁的視線歘的壹下落在了貨架的辣條上,明明剛吃飽,嘴巴裏的口水卻止不住的泛濫。
  程樹穿著白色的毛衣和牛仔褲,站在吧臺前,微微彎著腰,手肘撐著大理石板,歪著腦袋看她亮晶晶的眼睛,像小狗饞骨頭,清冷的眉眼頓時染上溫柔的笑意,“想吃?”
  靳菁菁用兩顆門牙咬著下唇瓣,快速的點了點頭。
  “妳不能吃的。”
  自打開始熬夜直播後,靳菁菁的大姨媽就亂了套,辣的冷的,能不吃就不吃,尤其是辣條,她已經很久沒碰過了。
  靳菁菁這次是真饞了,她掏掏兜,拿出十塊錢,為了證明什麽似的還在程樹眼皮子底下搖了搖,“偶爾吃壹次,也沒什麽的。”
  “好啊,妳買。”
  程樹拿著手機,在細長的手指上翻轉,他不必開口說話,靳菁菁已經感受到了威脅。
  “妳不要太過分啊!”
  程樹擺弄外用催情藥 男用性藥 女用性藥著手機,表情略顯無辜,“我怎麽了?”
  靳菁菁怕他給譚女士打電話,自己眼看著就回家了,再挨訓,便性性的收起了自己的錢。
  這會程樹做起了好人,從錢夾裏抽出壹張紅爸爸,遞給了網吧收銀,買了幾包辣條,順便開了壹間電競房,“偶爾吃壹次也沒什麽。”
  靳菁菁像是不認識他壹樣目不轉睛的盯著他看。
  “怎麽了?”
  “妳怎麽突然對我這麽好?”
  程樹把剩下的零錢放回錢包,多出來的兩個硬幣則塞進了靳菁菁的衣服兜裏,他無奈的說,“妳還真是好賴不分。”
  “簡直了,情人節還有這麽多來上網的,外面都沒地方停車。”鄧寶大步走了過來,看著靳菁菁手裏的辣條,哎呦壹聲,“還挺有童心的啊。”
  靳菁菁轉頭跟鄧寶說話,“哈哈,我小時候最愛吃衛龍了,五毛錢壹袋的衛龍我能壹口壹包。”
  鄧寶不服,“我能壹口兩包。”
  “哈哈哈,我三包輕輕松松。”
  程樹拿錢,又買了幾包衛龍,他笑著看向靳菁菁,“壹會在直播前妳們可以先表演個才藝。”
  這個梗戳到了靳菁菁的笑點,她下意識的打了壹下程樹的肩膀,女孩的嬌俏和對他的親近顯露無疑,“妳夠了!妳忘了妳五口吃饅頭的時候了!”
  程樹搖頭,“我只記得妳壹口吃衛龍。”

作者:fghy



Go To Top 回頂部